CH碎碎念

回看自己的微信签名,有点忍俊不禁。“独自生活,像一头野兽,我想。”

已经不记得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看到了这句话,觉着有点儿酷,有点不羁和任性的意味在里面,然后果断的换掉的了矫情的签名以及换上被朋友形容作色情红的头像。那时候的自己并不知想映射些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很符合自己当时稚嫩,莽撞,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心境。

大学几年,学会了独处。刚开始实习,虽到了一个熟悉的城市,朋友,亲人随手总能抓上个陪同的人。但也许是习惯了,独处的时间也渐渐变长。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走路,一个人逛街,独自生活的开始,也许会是频繁的煲电话粥,会是不太习惯的发呆出神,但慢慢的,你会开始给自己找点乐子,开启自嗨模式。

好吧,回到上次那个没有聊完的讲座,被朋友们嫌弃鸡汤的演讲。然而,只要能get到自己的G点,干嘛要因为独行而犹豫。途中自己悠哉的吃了点食物,本来听了那个离开腾讯去卖潮汕特产的故事,被那个穿着“挚支嘴”来讲故事的萌汉折服,想去故事的源头“物依”尝尝潮汕特产,但由于品种比较少,进去又出来了。一人食的时候总让人想起孤独的美食家,不自觉的走进日料点,算不上美食,聊以饱腹罢了。

西西弗书店逛了一圈,看了会书也就快到听讲座的时间,书店有种让时间加速,让心情沉淀的魔力。但如今书店生存困难,转卖服务,出租场地,这些都无可厚非,只要不失其本色变好。实在无法想象如果书店没走向文化mail而是慢慢的分割出售场地,最后把书挤在一个不起眼的而角落里,而周围成为了嘈杂的shopping mail是什么感受。还是希望有那么一批坚守的人。

继续回到跟上一篇跟大家分享的演讲内容

欲望 | 人是不是多余的?

演讲者谈了好久的王阳明,心学,格物致知,物欲,甚至对提及的《明朝一哥王阳明》产生了兴趣,但听到尾声,总归还是不知为何演讲者要起人是不是多余这个题目。

记得他抨击了当前的网红经济,当前这个社会容忍得了数以千计的网红却容忍不了一本杂志,当所有的价值都崩溃,只剩下欲望驱使的世界会成什么样呢?确实,我也想不明白,为何很多有质感的东西都在渐渐消失,时间被分割成碎片后,人们总是被动的接受和从众的去吸收东西,而不是自主的选择个性化有价值的内容。为什么很多东西不能并存?国外互联网也发展飞速,但他们的出版,他们的纸质书,杂志依旧存活推崇。

于我而言,我也看不懂当今的网红经济,也许这只是起步,形式的崛起,将来还是会生产有价值的内容,但如今看到的更多的是对哗众取宠呼声远远高于正统学术。
有点害怕《黑镜》变成现实,虚拟世界取代现实生活,到那时,人是不是多余。

演+讲 | 这才是演讲的真谛

钟立风的出场,无疑是众多妹子翘首以待,欢呼最高的一位,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娓娓道来,脱口而出不熟悉的文人名士故事,不羁的灵魂乐章。感染力是一位演讲者的魅力值。

他有他的爱好和追求并将其发展成自己的事业,这足以让我折服。听着他的歌码文也是有点(。・∀・)ノ゙嗨。很多人说他的风格和李志很像,说句公道话,这句话的顺序该调一调。是李志的风格跟他很像吧。特别喜欢他的《被追捕的旅客》《读诗远行》。有点小俏皮,带点故事的民谣。

24h不打烊书店 | 情怀?睡不着而已!

广州1200书店的老板二囍真是个够有意思的人。在这个纸质书渐渐没落的时代,撑起独立书店的人心里总有些自己的情怀。而他却幽默的调侃说自己是因为睡不着!夜间工作者,分享了几个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发生的故事。

为背包客设置沙发客房间,免费阅读区,深夜话聊到天亮结伴看日出。为聋哑人提供工作机会。这些被他提起自认为微不足道的事却让我热血沸腾,感觉有个人把自己的小理想变成现实

也许是由于自己专业的缘故,对纸质书,对出版,对书店情有独钟。每到一个城市,免不了到有特色的独立书店看看。家乡的壹莺书巢,上海的钟书阁,广州的方所,武汉的参差咖啡书屋,德芭与彩虹,卓尔,物外。
如今纸质书在互联网冲击下盈利难,很多书店都转卖服务,真正能坚持求生存,甚至逆流而上的都是有情怀的坚守者。

写了那么多,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没有逻辑的少女发表的谬论

很久没写博的习惯,也许是想给自己生活些许记录,也许是觉得必须保持文字的敏感,不管出于什么,好吧,我决定开始更博,立fl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