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下最近听33推荐的播客《得意忘形》的一些感受以及琐碎事件的一点胡思乱想

Day1 无为&使命

早上起早了听了40min,其实对于一个播客而言,信息量算很大的。听到此,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以下几个点:心流,无为与心流、习惯养成,快思考慢思考、甚至是后面延伸到价值观体系和自由主义。短短40分钟没办法完全去内化,最多只能说与自己原有认知的碰撞和观点的反刍。下面就具体的来说一说

1.Podcast得意忘形第0期:序言:「无为」与刻意、大脑的双系统、自由主义的危机与开篇絮语

得有忘形这个podcast名儿起的就有点霸气,第一期是张潇雨的单口,一个爱学习的前端工程师,也是如数的创始人。听得是第一期,所以在播客结束的时候,他提及这个播客的价值所在。

一个podcast的价值观:

  • 一个知识点必须与其他知识点连成一个网络才有意义
  • 不管学习东西或看待问题都应该使用全面的视角
  • 要不断的审视生活中那些习以为常的东西

理性的思维正式自己所欠缺的,看待问题的片面性还是源于见识的浅薄和无知。输入的过程只有与自身原有的知识体系发生碰撞关联才可能产生更大的价值。

Mark一本书《习惯的力量》,大脑有一个东西叫肌理盒。当你做一件事做得很熟练的时候,这件事情会形成你自己的套路进入大脑的肌理盒。变成一种自然而然能去做的行为,这样做这件事的同时,兼顾其他事情也就理所当然毫无压力。还提及习惯回路,人的习惯有三部曲 暗示,惯常行为,激励。

贾平凹说过一句话:“事情做久了,神就上身了。”说句实话,我很认同。

说到心流,其实这个词在生活中无处不在。心流是全然投入达到忘我的状态,与无为很像但本质上又有所区别。无为需要有自己的价值观体系。无为和心流的区别判断标准:做完一件事是空虚还是心满意足。

心流到底是什么?举个例子,可以刷剧刷一个晚上全然投入是一种心流,跟喜欢的人聊天不知不觉聊到很晚是一种心流,游戏设计界如何让用户触发心流达到忘我的境界甚至是上瘾也是他们常常研究的重点

而无为不同,无为是基于你价值观判断下做一件事达到忘我的状态之后有心满意足之感。价值观判断体系下对你所做之事的形成的一种成就感。还是希望达到无为的状态而不是在停留在心流层面的生活支配

每个人有自己的价值观体系,信仰确实每个人都有的东西。说到自己,以前觉得工作对我来说很重要,很多时候总想着把工作置于首位,但随着自己的经历人的价值观体系在不断的发生变化,现在我的信仰可能延展到品质生活。人似乎就活那么一次,生活里工作只是一部分,自己的癖好,情感,以及对与周遭的关联和认知维度的拓展都是一个人格局的扩大化。曾经说过不知道自己能有多大的格局,也不想着太苛求自己,既然我是任性的人,就一如既往的任性下去吧。

自由主义重视每个人的体验,是基于以下三个假设:

  • 自由,我和自我是不可以分割的
  • 人有真正的自由意志的
  • 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

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貌似这个假设在我这就不成立,自己最容易被自己绕晕,最容易拎不清。还是挺庆幸在每个关键的节点,有人在我后面推一把,把我拍醒

很零碎的播客记录,毕竟是第一次语音形式的输入

2.使命

昨晚看到一篇文章,关于台湾一个兽医为700多只流浪狗执行“安乐死”后自杀了的故事。诚然在我们这个社会里,生命的平等对待和无等级之别并没有做的很好

狗狗那乞怜的眼神和赋予人类的信任,在那一次次注射下,忠诚的灵魂和信任的结界随着消散。这个社会存在很多令人无法理解的条框,以及在集体无意识下的残酷做法。

沉默的螺旋又将这种状况不断的加剧。

我理解好凡,虽然有时候会看不惯他的心流和放纵,对事情的不上心。对动物的态度上我们是达成共识的。“好烦哦”的口头禅可能就是源于这个人。给这个鬼起了这么一个绰号。这是一个让我无能为力去影响的人,不过很欣赏的一点,当说到你为什么要来那么个大逆转,不在你的档案界待着而转向传播时,说道的是关于动物最初始的爱。也许很多人不能理解,宁愿到动物园里去做个饲养员,与动物打交道。更大的理想是能做报道与之相关的记者,可能是国家地理,可能到非洲去做志愿者。

但我真的理解,并我愿意站在好凡这边,你去做吧,很棒的。从小很喜欢小能,不,是小熊。在看纪录片的时候曾很认真的对我老妈说过:我以后去养熊好不好。我妈嫌弃的撇了我一眼。

后来,因为活熊取胆的残忍,跟喝熊胆茶的老爹翻脸,吃过熊肉丸的某某大吵一架。到动物园春游,看到被用火鞭打的狗熊恨不得上去跟那个饲养员大撕逼,然而被老师用一种你这人很鸡婆的眼神瞪了无数次。

胆小怕事的我总会因为这样的事愤愤不平。

第一次意识到不同社会在这件事情上的不同认知,并且很震撼,是在这学期。住在留学生公寓边上,枫园随处可见外国人。一次,一只猫企图进入5楼的寝室,而被里面的女孩关在窗外,进不去又下不来。叫的撕心裂肺。一个外国女孩看到了,冲上我们这栋楼狂敲那个寝室的门,最后把那只猫抱了进来。并责怪了5楼的姑娘。那时候的我们心里一怔,我们何时也开始习惯性的成为看客,难道只是嘴上的标榜而内里早已变得麻木和被同化。

昨晚看到那篇文章,有点压抑,说了很多次不太敢看社会新闻,其实是真的,要能在这个社会下持自己的赤忱和留有自己的观点,真心不易。自媒体很多,但舆论的风向还是有大多人的价值观在。

Day2.放自己一马

扎克伯格与计划,一箩筐的“想”不如实打实的去做

今天的podcast讲的是扎克伯格与计划,主播还调侃到这期的观点下来,得意忘形都可以改名自暴自弃了。伴着手边处理的一些杂碎,听了一个多小时,记录下来的一句可能是:放自己一马

人对自己的掌控能力很低,即便是再牛逼的人也会受周围的环境以及他人的影响。

这期不是张潇雨的单口,邀请了简单心理的创始人简里里,夹杂着一点心理学和社会学常识,词腔和调侃间都带着点雅痞气,还确实有点喜欢

讨论了计划是不是该大声说出来,说出来到底是建立了仪式感还是在说出来的瞬间你的成就感已经释放,提到了核心习惯和计划的方式。要说实在的借鉴意义貌似很少,但共鸣点确实有。

  • 提到创业,印象深刻的是这么一个观点,去找你心里的那件事。别人看起来是很痛苦的工作,你却很enjoy
  • 如果你特别着急做一件事,想紧赶慢赶的做完那是因为你不是特别喜欢。
  • 所谓的核心习惯,是一个习惯能诱发另一个习惯而产生连锁反应。

虽然mark下来的是干巴巴的观点,但听得过程的是一种朋友对谈的方式

突然觉得播客是一个挺好的输入方式,以前喜欢听广播。有点声控,对骚骚的磁性声线毫无抵抗力。老妈常常嫌弃一个澡能洗个半时天,你不回来浴室里的广播按钮就从来没有人按过。嘿,还有点想念她的唠叨。由于这段时间的抝而被告知“懒得理你”后就一直有点心理压力在,不过家人总归是会原谅你的任性的,这段时间过了也就好了吧。

有时候也想开个播客,以声音的方式去写日记,去表达,一箩筐的想,让自己折腾折腾也挺好。

计划赶不上变化,但能稍微留个模糊的概念,待到一件事要去做的时候,将会调动你其他的机能和想法也是挺好。p纯总说我和她家老袁很像,没什么计划的任性,但是吧,我们是有的,只是不想要太过具象,不喜欢一成不变,人生不就是多点意想不到才有意思么。放自己一马。习惯能慢慢形成,习惯能慢慢戒除,找到核心习惯,不急不躁去pitch自己,所以冷冷清清的风风火火确实是生活最好的状态。

最后,今儿是世界阅读日,玩了一个H5,代表我世界的一本书竟然是《瓦尔登湖》确实是陌生感才让我想远游异乡,有的朋友选择给自己的慰藉方式是“宅”,于我而言是“远行”,那是让我唯一有无羁的放纵感的方式。

Day3.生命中哪有那么多革命|因果律和目的论,依旧不是很懂

早上的podcast是强制听完的,太客观的东西果然还是很难咀嚼,因果律,目的论,进化论。哲学类的书籍除了高中政治基本上再无涉及,就当是为听下一期说《降临》做点理论铺垫吧。

牛顿算是一个旷世天才,拥有一个开挂了的人生,从物理学到神学,后期甚至涉及到炼金术。从牛顿说着说着便开支到因果律和目的论,重新审视一些让我们觉得理所当然的东西。这些东西晦涩但还是值得看看。上次找科幻小说的时候其实看到了《你一生的故事》便是《降临》的原著,不长,貌似切入的角度和小说的架构还挺有意思。

因果律:科学讲究实证,有因必有果,整个科学大厦都是建立在因果律上。反思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也是如此,有果,那必是有因的。这样的追溯逻辑是思想构建和情感溯源的积淀吧。

张潇雨算是维科学论者,算命和星座也许在他的价值体系里属于迷信。但不可置否有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确实在悄然发生。例如,老祖宗的一些东西,像《易经》。同乡会的有个师兄对这方面算的上痴迷,我们都叫他天师,易经,五行八卦,天干地支,中医理论信手拈来,还曾一本正经的说算命他不会轻易给别人算。

祖籍就像是一种藏匿在基因里会裂变的母细胞,虽说对于家乡的一些东西我并不尽信和盲目推崇,但骨子里还是有潮汕人的那一点自然神信仰和虔诚在。总觉得,太科学和理性的世界不够完整,尤其是针对人性的多样,很多东西无法单靠一个冰冷的教条或理论去解释。即便后来长大了,对世界的认知在发生变化,但从不用迷信去框住我啊嬷信仰的东西。老爹有时会抱怨奶奶在拜神以及祖宗祭拜上花费无度,乱开销。但也许是源于我对我啊嫲的盲目崇拜吧,在我眼里她并不像户口本上所写的半文盲,她的世界里没有所谓的科学,文学,没有普罗大众所追崇的礼仪智趣,是最朴实而又充满具象的东西。跪在天阴公祠的垫板上碎碎念,祷告的是在外的我们安康吉祥;把我按在地上求签,一条上上签便能让她开心个老半天,貌似是看到自家狗娃子的似锦前程了呢。各种各样的祭品粿类,外面买的都没有她做的地道。假期回老家,跟同龄人唠嗑还不如跟她去河边“剖鱼”买“马蹄”来的有意思。很多生活的常识和处事的抝都源于她。连电话都不会自己打的她却着自己世界认知里“科学"的方法论。也许不知道自己听到张潇雨的观点想反驳的是什么,絮叨了半天很多事还是得一分为二来看。

早上的播客有点印象的还有《盲眼钟表匠》,调侃点说便是眼瞎的自然抉择,有点物竞天择的意味。具体深意也没有听得很懂

再说说昨天的聊天让我发现世界的广博和自我的局限。忘年交辉伯推荐了一个姐姐,我们两个被莫名其妙牵达上的人也是一脸懵,以前其实有想过学人资,因为被一个HR圈粉了,后来却不知为何不了了之。”人力资源”便是姐姐谈起会星星眼的东西,她说了你也会慢慢找到聊起会干劲十足和满眼星星的事。没有想到她会从人力资源与应用心理学切入去做咨询方案供应,很新的切入点,果然不是行内人的我是完全无法想象的。从她那看到的不是创业者下海者的艰难,而是一种温柔的韧劲。

这也是最近一直迫使自己拒绝泛娱乐化碎片的原因吧,太多冗杂的信息与自身毫无关联,笑过了,乐过了,顺了情感流,多了谈资和笑料,迎合着这个庸庸碌碌的世界,最终却发现只剩初心一半在。论文做的是知识服务,在冗杂的信息流里精准的去筛选有价值的东西着实不易,其代价和时间成本难以估量。

生命中哪有那么多革命,只不过一场场被臆想放大的小事而已.